免费论文查重: 大雅 万方 维普 turnitin paperpass

谈现世分不清现世来生,永不绝轮回恐慌一般

最后更新时间:2024-05-25 作者: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点赞:5408 浏览:13935
论文导读:
[摘要]《恐怖游轮》作为一部涉及时空穿梭概念的科幻惊悚片,被列为另类灵异型电影自然也不为过。但是其与其他同类型影片却有着明显的拍摄逻辑差异。如果我们将此影片以严肃的逻辑与观点来评判的话,其间所折射的多层面的时间逻辑却不失为近年来不可多得的杰出之作。这也正是影片毁誉参半的主要原因所在,如果以悬疑和灵异标准来评价该片,显然有些差强人意,但是若专注于影片逻辑本身所具有的张力的话,相信将其定为近年来不可多得的影视作品一点也不为过。
[关键词]《恐怖游轮》;科幻;时间逻辑
该片作为科幻惊悚片,其重点并非传统科幻片的未来、虚幻和人伦发展观,而更多地将影片重点设置在了时间逻辑环节。本片虽以实际生活片段为起始与情节串联,其真正魅力却在于颠倒时间逻辑顺序后营造出的惊悚和悬疑以及在影片中向观众展示的令人极端无助、绝望的无限轮回和遐想。
其成功更多地源自于推理逻辑魅力所产生的独特韵味。故事过程很简单:“Jess应邀上船游玩,遇到风暴与无人客轮,登轮后和同行人与面具持殊死搏斗。最后击败落水者,落水者落水前对Jess说‘为了拯救我们的孩子,杀了他们!’”之后镜头轮回至海滩,从这里开始,Jess将看到之前自己的所有一举一动,并充当另外一个真实Jess生活中所有指引信号的发出者。
这种逻辑上的混沌与无助让很多人感到茫然和不解。因为自此开始,这个落水后在海滩惊醒的Jess将会回到自己的家,杀死那个粗暴对待“她自己儿子”的“自己”,并扮演被“自己”杀死的“另一个自我”重新登船。而后带上头套,成为杀死所有人的真实自我。
但当Jess开车撞死一只海鸟,并发现海滩上已遍布同样死鸟时,车祸场景的引入给了观众一个选择的机会:如果将所有视为可怕的幻象,是死去的母亲对儿子的忏悔和临死前的幻境的话,释然之情将会令你如释重负;否则,陷入轮回逻辑的可怕漩涡而无法自拔就只能是惟一出路了。
这也正是该片之最大魅力所在:大部分人会陷入后者的恐惧与迷茫中而无法自拔。

一、本影片的悬念逻辑基础与时空概念

要想解析该片的逻辑核心,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研读该片拍摄导演的话:“whatwoulditbelikeifyougotoworkandfindyourselfalreadydead.”(如果当你去照常出去工作时却发现你已经死了,会是怎样的场景呢?)
据此,我们可以把片中的一切逻辑悖论都归结于神鬼,但如此便会使影片的真实性大打折扣。而该片的魅力恰恰在于:通过不合理的存在引发对于合理事实的绝对质疑(此种效果类似于“帝国式的观影感受”)!由此关于该片的争论也分为两个主要的派别:一派主张“影片是通过并行时空概念反推现实逻辑,并最终证实二者的同一性:即两种时间逻辑间有可跨越的桥接处(即影片中戴头套的杀手落水)和情节的引领者;而另一派则主张影片本身无非是对于Jess的灵魂在车祸后进行的一场虚无幻境之旅的描述,其内部的时间和推理逻辑不属于正常的时间逻辑范畴。简而言之:一派认为导演试图营造一种超现实的合理逻辑,一派认为导演只是拍了一部神鬼悬疑片而已!
不论该片是幻境描述还是平行时空逻辑构成的空间假想,我们只需对其内在逻辑和核心理念进行准确把握,而不用在乎其拍摄逻辑是否严谨。任何一部影片的灵魂都不在于它表现的逻辑合理与否,而在于其讲述的事理主体是否明晰恰当!
单就该片内在的逻辑漩涡而论,我们有一个问题始终无法回避:时空。近几年此类题材的作品甚多。关于时空穿插类的电影基本都是平行时空、重叠时空以及单一时空三种理论:“平行时空”就是各条时间线相互并行,未来和过去是可以被改写的,但彼此不会相互影响,如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电影《预见未来》;重叠时空即过去被改写后将直接影响现实存在,如电影《蝴蝶效应》和《源代码》;而“单一时空”是指无论如何改变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会回到现实存在的状态,比较优秀的作品有《十二猴子》和《灵魂电波》。
单从概念上看该片的构思不算新奇,它只不过是导演在平行时空的逻辑概念中,加入了人物的悔恨,无奈与无助,让原本绝望和无助的题材内容有了恐怖凄凉感而已。而这正是影片想要营造的氛围,从这一点说该片是成功的。

二、影片隐含的逻辑空白与效果分析

文章篇幅的限制使我们不能对影片进行时间轴型的逻辑分析,但从宏观的影片故事角度论文导读:
对该片进行逻辑架构辨析的话,就很容易把握片中穿插的情感与逻辑脉络了。虽然该片是以无限逻辑循环为结局,但是整部影片却只构造了半个轮回,因此需要用小括号来进行全轮回的疑点分析:
首先,影片以现实场景开始(看完影片后观众才会醒悟:这个“现实的开始”根本不知是第几次轮回的起始),单身母亲Jess对“当前自己”的身患残疾的孩子发脾气,而后出海,而后开始搏杀;再然后以第三人的身份重回影片开头的场景并杀死“发脾气的自己”,再度出海。此处于再度出海镜头后,导演插入了Jess翻车和儿子惨死的镜头。单从这点看影片采用了“倒叙”的手法:即先对Jess死后灵魂的悔悟和内疚以及其在生命将尽的一刹那的痛苦挣扎进行了细致、写实的描绘,而后披露Jess的死亡事实。很多人看完影片后第一反应是一种在虚无中猛然醒悟的顿失感,但马上会对影片本身的时间线进行质疑。综合来看,人们对影片本身所存在的时间悖论主要有以下两个主要逻辑疑问:
问题1.当Jess从船上回到现实中并碰响门铃时,她和门里的自己究竟谁才是逻辑上的先行者?之后儿子在窗外看到的Jess与室内的Jess如果不处于相同时空,可以互换毫无疑问。但是若处于相同时空,二者将遵循怎样的时空逻辑才能保证一人的消亡不引发另一个的自我毁灭?
大部分人的意见是:幻象才是合理的解释。根据片尾揭示的结局来看,这个幻象是Jess车祸将死之时,为了“能够挽回过去”而在头脑中瞬间构建的“符合逻辑”的虚拟世界而已。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在“现实”中“合理地”修正自己的行为并挽救孩子的生命,说到底是临死前的“刹那间的悔恨”而已。 问题2:究竟有几种类型的Jess存在?轮回中是什么造成了处于同一空间中的两个Jess有着截然不同的处世心理。这个问题其实等同于:一个人什么情况下可以同时保有善与恶的两面性(任何人做任何事只能存在一种态度,非利己就是利他)?依据影片给出的逻辑分析,答案是:影片初始阶段的Jess是善的,船上的Jess是恶的。但是随着影片完成的半个轮回结束,无论是船上的Jess还是重走轮回的船下Jess,都会有且只有一个想法:杀死所有人,包括“在船上的”和“刚上船的”那个自己,这样一来在经历两个轮回之后,Jess就变成了彻底的冷血杀手。
若按此逻辑推理,影片结束时登船的Jess和结束时“已然在船上的Jess(理论上的)”都是有记忆的。但影片初始时的Jess却是没有记忆的,也就是说,影片实际上包含了三种类型的Jess:第一种没有记忆的Jess;第二种准备登船的Jess和第三种已经在船上的冷血Jess。但是问题是“有记忆”的两种Jess和“没有记忆”的初始Jess间的交替逆转换过程却没有合理的情节说明,这就形成了该片最明显的一个逻辑断层:即影片初始的Jess与之后要无限轮回的Jess间存在时空和逻辑断带。
在此我认为一味地强调影片的逻辑严密性而忽视影片的内涵思想是过于偏执的。任何影视作品的首要目是通过内在情感与氛围令观众产生特定情感理解与感受。正是起始Jess和之后无限循环的善恶“Jess”间存在不可弥补的断带,才使该片能成功地将观众带入困顿氛围。这就好像计算机程序一般,起始代码并不意味程序必然会有结束,还有一种结果是“无限循环”,即“死循环”。
此片成功之处在于其巧妙地隐去了逻辑起始点,从而更加有力地营造了一种“无限循环”的恐怖和无助感。这种氛围完全是通过埋设不易察觉的逻辑断点来实现的。在“前不见终点,后不见来途”的反复轮回中,迷惑,惊悚,压抑与彷徨成就了影片独有特色。

三、再次登船走向轮回的心理

其实细心的人会发现所有类似的逻辑循环惊悚电影,其中的人物都有一个简单的循环的方法:就是当有记忆的个体面临时空轮回时,不再选择相同的事件经历即可。
片中Jess如果对于即将再次经历的循环过程感到恐惧的话,她完全可以选择不再出海。这正是影片希望观众论文导读:
去思索的地方:为什么Jess选择无限轮回?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通过导演的解释得到答案:“Jess的轮回”只不过是其死后为寻求灵魂解脱和冥冥中想要挽救儿子而做出的心灵挣扎,这种解释是最直接、简单的答案。
但在做此选择之前,我们要注意这样一个事实:
Jess在轮回之初(抛开片头的循环断点不谈)已然知道自己的死亡事实,也知道是自己导致了儿子的死亡。作为知道“本我已是灵魂”的Jess其实明白一切都于事无补,也无法更改现实世界的一切,“现在的”自我只是虚无幻象而已。
因此当出租车司机(实际上影片暗喻其为死神)停车后问Jess“是否会回来时”,Jess的选择其实有两个:(1)接受死神的邀请:放弃痛苦杀戮,放下对儿子无尽的愧疚感,坐车离开并得到真正的解脱。(2)继续登船去体会只有生者才有的痛苦,绝望,失落,孤独和无助。
显然,影片中的Jess对第二个选择是情有独钟的。而其往复选择的行为目的则正是导演想要观众反思的核心概念:什么让Jess面对残忍杀戮与自我杀伐时,却依然不改初衷?
Jess再次登船时满脸的坚定就是答案。她需要的是杀戮中抱有的期望:不管结局如何,自己终会回到起始,再次面对儿子。这也正是影片暗藏的寓意所在:
生活的压力,无助;死亡的威胁、恐吓;这不都是人们现实生活的写照吗?面对生活,每个人的选择非生即死;结局亦不外乎于生死之间。人们之所以不厌其烦地进行选择,其实是要通过选择和其后的过程获得一种的满足感,而全然不顾结局是如何的不可改变。
现实中看似必然的选择有时不过是一种偏执,往往使人在无限轮回的痛苦与无助中忘记审视最初的缘由;强求不可改变的世界能因我们的努力而改变,强求残酷现实能展示些许怜悯,这一切的根源只因人们那无尽的和对生活本质的漠视。
据此,影片通过对无限轮回中所产生的灵魂痛苦的细致刻画,试图点醒世人: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欲壑难平,无欲则刚!
[作者简介]李宏毅(1980—),男,河北保定人,硕士,河北大学大学外语教研部讲师。主要研究方向:多媒体教育技术、美国文学。闵洁(1981—),女,江西南昌人,硕士,河北大学大学外语教研部讲师。主要研究方向:英语语言学、教育学。 摘自:毕业论文选题www.7ctime.com